您的位置: 湖北信息网 > 健康

至尊透视眼 第160章:平地起惊雷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9:39

至尊透视眼 第160章:平地起惊雷

提到地契,苏兆明找到底气发飙。

“对,地契!别以为你们拿了地契走我就不知道。”苏兆明咬着牙。“夏珂呀夏珂,我看你当初过来尽什么孝道都是扯蛋的话,分明是冲着老房子地契来的。”

“竹园村这几年大开发,土地越来越值钱,将老房子卖掉,到时就可以赚上一笔。怪不得以前任打任骂,博取同情都是为了这个。”

提到地契,村民一阵哗然。

乡下人,别的或许看得没那么重要,唯独土地不得含糊。

很多人出生五六十年代,他们经历过那种有上顿没下顿的艰苦生活,最终换得一亩三分地。随着公粮取消后,在村民眼中土地就越发重要。哪怕不种田,放在那里都是一笔财富。

特别是前几年,随着邻镇开始大开发,竹园村处于两镇毗邻,得益不少。在竹园村前面一个村子,因为一条高速公路经过,卖山头和荒地的家庭赚了一笔。如果日后再有任何开发经过这边,土地势必更加值钱。

苏哲的老房子处于交通最便宜的枢钮,周围一旦开发,这附近无疑是最快升值的。

苏兆明夫妇在苏哲和夏珂逃走后几天想到地契的问题,翻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找到地契,就想到会是夏珂拿走。

当初派了人去找,可是根本无从下落。

不过苏兆明夫妇这两个人逃走后,日后也不敢再回来,正寻思着如果有人要买地,就将老房子给卖掉。就算没地契又怎样,苏哲敢回来就打断他的腿。

苏哲听到大伯大娘提到地契的问题,嘴角冷笑:“大伯,你可别忘了这栋老房子本来是我爸妈居住的,地契本来就是他们留给我的。试问,属于我的东西,我拿走有什么问题?”

“什么是他们留给你的!老房子是你爷爷留下来的,你爸和我都有份。只不过后来我们搬到村尾那边,老房子才让给你爸,但是共享权还是有的。”

“哦――”

苏哲拉了个长长的尾音,在围观的村民中扫了一眼,看见前面坐在一块石板上的老头,此刻他正抽着卷烟在看热闹。

苏哲从围观的人群中走过去,弯着身子尊敬道:“三叔公,你是村子辈份最老的,房子的事情必然知道。你跟大家说下房子的事情。”

两年没见,三叔公脸上枯槁很多,痉挛的手长满厚厚的茧

。一头银发没有两年前密集,更下稀松,如同风中残烛。唯独那双眼睛,仍然如果矍铄精神。

三叔公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撑着石板想站起来,苏哲连忙小心翼翼的扶他上来。

三叔公是村里仅有的几个老人之一,虽然不是苏哲本家一脉,不过竹林园大部分人是姓苏。后来在九十年代初,进入不少外来户,姓氏一下子才混乱。

像李强就属于外来户,不过他们一家来得早,在八十年代就搬过来。只是一些在竹园村住得比较久的村民,依然认为他们是外来户。

三叔公迈着婆娑的脚子缓缓走过来,大家给他让开一条道。

三叔公在房子面前看了一眼,门口的横梁上布满蜘蛛,木头被虫子蛀得千疮百孔。

好一会儿三叔公叹声道:“阿明,房子当年你爸分别谁你心里有数,何必今日要为难一个小的,当日你爸分房子这事情村里的人都知道。你当初嫌这边地势高,路也不方面,就选了村尾那一栋,这栋给了阿生。”

阿生是苏哲的父亲苏兆生,苏哲对这个名字既熟悉又是如此陌生。

三叔公说明真相,苏兆明没话好反驳。反倒是他婆娘,村里的人都知道她犀利,哪敢就这样放弃。

“三叔公,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分家那时,他爸明明是说暂时先让阿生住一下,等两家孩子长大后再将老房子重新分配。”

三叔公脸色顿时感到不悦,闷哼道:“这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说我老糊涂,就连当年你与一个男人在柴园里乱摸的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哇――”

三叔公这是语出惊人,就像爆出个惊天大秘密似的。三叔公看到苏兆明婆娘脸色绿起来,自知说错话,这是他隐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没想到一激之下就说出来。

心里暗叹一声,看来他真的老了,敦重敦轻的事情都有点分不清了。

“三叔公,何妹当年和谁在柴园乱摸,不是阿明吗?”围观村民想要了解事情真相,追问道。

三叔公闭嘴,自顾着继续抽着卷烟。

苏兆明一副黑脸,扯过何妹怒道:“你竟然背着我勾汉子!”

“我没......”何妹一脸慌张,心里却将三叔公这老不死的骂个半死。

“啪”,苏兆明本来就是有气不能发泄,这会逮住机会,而且还是自己婆娘偷汉子,这等给他戴了绿帽,自己还不知道。

“你还敢说没,如果没有的事,三叔公难道会乱说?”

何妹捂住被打的脸颊,委屈道:“阿明你要相信,我真没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三叔公几十岁,老人昏花,况且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谁知道他是不是看花眼。”

“哇,二十多年前,这是不打自招了。”

何妹愣了下,立即发现在慌张中自己先说漏嘴。

苏兆明手在发抖,气得又是一巴掌甩过去:“你这个婊子,二十多年前就偷汉子!好呀,瞒得老子好苦,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死!”

随手抓起角落一根长满霉菌的扁担往何妹身上打过来。何妹尖叫的的四处躲窜,苏哲怕苏兆明的乱棍会打到夏珂,连忙将她拉到一边。

何妹背部挨了两扁担,怒火也上来,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抢过苏兆明的扁担冲着他吼道:“姓苏的,几十年夫妻你下手这么重!既然你做了初一,我不怕做十五,今天我就豁出去!”

何妹用力的将扁担掷在地上吼起来,“我不妨告诉你,我二十年前偷汉子又如何,你看看你自己那根东西小得像针似的。你连个蛋都捅不出来,如果我不偷汉子,怎么将儿子生出来。”

大家听了何妹的话,不由自主的往苏兆明裤档看过去,准备嘲笑,没想到何妹后面的话如同平地起惊雷,顿时炸开锅。

大家很快就捕捉一个信息,苏兆明不能生育,苏光是何妹与其他男人生的野种。

“我不光二十年前偷汉子,我现在隔三叉五还出去偷呢!黄瓜青瓜都满足不了我,难道靠你那玩意?苏兆明,你还不是一样,如果当年不是苏哲,恐怕你早就对夏珂这小贱人下手了吧。”

气在头上的何妹,没有任何理智,好像完全豁出去。

苏哲看一眼苏兆明,他愣在那里,两眼无光。突然间,苏哲觉得他是一个可怜的人。

两年没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知道这么一个秘密。

就在这时候,面如土灰死寂的苏兆明目光变得凶狠,冲上前冲住还在骂骂咧咧的何妹的头发。

“臭婊子,死贱人我让你偷人,我让你说我不行!”苏兆明用力的扯着何妹的头发往墙头撞过去。

何妹双手不断在捶打抓撕,耐何怒火中烧的苏兆明力大无比,扯着头发又让她疼痛不已,根本挣扎不出来。

“居然给我生个野种,今天我就让你和野种到下面团聚!”

苏兆明动了杀人的念头。

苏哲觉得事态严重,连忙上前想分开他们两眼。苏兆明是铁了心要抱着何妹同归于尽,饶是苏哲用尽力气都抱不住。

“李强,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

李强是准备回去拿工具的,听到夏珂的声音又迅速的跑回来。听到苏哲的命令,反应过来立刻招呼几个人冲上来。

费了老大的劲才将两个人分开,何妹头发乱成一团,冲上来厉声道:“苏兆明你他妈的想要杀老娘,很好,今天我就跟你拼了!”

何妹想冲上来,其他人连忙将他们两个人拉得老远。

苏兆明再次愣在那里,目光黯淡。过了一会,何妹还在继续骂骂咧咧,他恍动着如同步伐,如同行尸走肉往回去的方向走。

苏兆明离开,何妹让村里几名妇女劝到其它地方。

一场闹剧,总算落幕。

苏哲松一口气,拉着夏珂进屋子让她脱下外套检查过背部没有伤才彻底放心。

李强回去后拿来工具,就算刚才闹过一场,屋子还是要打扫。经这么一闹,夏珂整个人松下来。原本以为难以面对的事情,如今说出口,心中的坎完全跳过,以前积压得阴霾如同正在打扫的屋子,一扫而空。

想到方才当着这么多人主动亲苏哲,夏珂拿目光偷偷瞄一眼,看到他正在认真的打扫卫生,心里生出美滋滋的感觉。

直到屋子最后一块蜘蛛清除,望着焕然一新的老房子,俨如充满新的生机。

正准备将垃圾倒掉,突然一个人闯进来焦急的喊道:“苏哲快,快去救人,你大伯喝农药自杀了!”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要花多少钱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在哪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