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北信息网 > 娱乐

原創長篇小說追捕第十四章亡命一

发布时间:2019-10-13 18:12:47

  “哦”衡璐一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似在沉思着什么

  “这样的警察根本就不合格,更不合适做公安工作回去先关禁闭,然后可以考虑清除公安队伍”常钢在旁对衡璐一说

  “是啊,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不适合再做警察这个职业了他们的行为,应当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育大多数民警”唐云塔在一旁帮腔说

  “咱们先办正事,回去再找他们算账”衡璐一气愤地说

  “我们不是不遵守纪律,不服从领导啊”史春雨争辩道

  “你们遵守了哪家的纪律你们服从了谁的领导了”衡璐一怒喝道

  “梁支队是我们的上级领导,有命令我们能不服从吗”史春雨继续争辩说

  “他这叫隔着锅台上炕我看他这个副支队长是不想干了”衡璐一气急说道

  “没别的事我们这就回去反省去了”史春雨脸色依然呆滞地问衡璐一

  “爱哪去哪去,别在这妨碍我们工作”衡璐一不耐烦地吼道

  史春雨他们转身就上车开走了,衡璐一看着史春雨的车背影,气得呼哧呼哧只喘粗气

  “你怎么把他们放了啊”常钢突然回过神来对衡璐一说道

  “他们这一走,一定是与杜明秋他们汇合,不知在背后又搞什么阴谋诡计啊”唐云塔也回过神来提醒衡璐一说

  衡璐一急忙掏出,拨通史春雨,关机

  “你们谁去把史春雨给我追回来”衡璐一跑到派出所外,对着车队里的人高喊

  没有回应,因为滂沱的大雨声淹没了他的吼叫声他急忙回到派出所室内,向李兆恒要把雨伞,再次追了出去来到一台三菱越野车旁,敲开车门,对着里面的民警喊道:“你们速去把史春雨给我追回来”

  车内的民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所以

  “我要你们把史春雨追回来,听到没有”衡璐一怒急,大声吼道

  “史春雨往哪边走了”驾驶车辆的民警问衡璐一

  “这……”衡璐一向车后闪了闪,左顾右盼,没看见史春雨他们车的影子“啪”的一声,把车门摔上,跺着脚回到派出所室内

  “怎么样”常钢忙问

  “追上没有”唐云塔紧接着问

  “追啥追呀影儿都没了,根本没人看到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衡璐一怒气未消,对着常钢和唐云塔大声吼道

  “急有什么用动不动就急”常钢生气地说

  “是啊,目前要想尽办法找到矫九经,这才是最重中之重的啊”唐云塔随声附和说

  “想办法,想啥办法啊你们说说啊”衡璐一气不打一处来

  “我看咱们还是用老办法,地毯式搜索,把矫九经给逼出来”常钢双眉紧皱,面色带有老谋深算的笑容说

  “这雨这么大,民警们工作起来也不方便啊”衡璐一烦恼地说

  “我看这阵雨小了许多,天上有露天的地方,再过一阵就会更小了”唐云塔向窗外看了看说

  “李所长,你知道侯军和张林家都在哪儿住吗”衡璐一转脸对李兆恒说

  “知道”李兆恒面无表情地回答

  “好就请你们带我们的民警前去,把侯军和张林的家人找来,我们要询问矫九经和侯军的下落”衡璐一给予找到矫九经,也没注意观察李兆恒的表情

  “没问题”李兆恒依旧木然地回答

  “你们带队的看到都进派出所会议室来”衡璐一用命令外面的民警们

  片刻之间,走进来好几个民警来

  衡璐一与常钢、唐云塔简单地交换了一下意见,便开始部署各自的工作任务任务分派完了,雨真的就小了很多,渐渐地天色也放晴了衡璐一、常钢、唐云塔心中暗暗高兴,但还是遮掩不住焦急如焚的面部表情

  等把所有带来的民警都分派下去后,衡璐一与常钢、唐云塔、柯荣义悄声地商量起来最后,他们把自己的车司机留在派出所,便乘坐柯荣义的三菱越野车离开了派出所,向新安乡后山进发

  史春雨他们回到梁少飞和杜明秋身边,把衡璐一发火的情况与他们详细地说了一遍,梁少飞边听边窃窃私笑着,没说什么

  “咱们把车寄存在新安公安局院里,坐出租车去盯紧矫九经他们路过的地方,”梁少飞等史春雨把话说完后,对大伙说

  杜明秋、史春雨他们对梁少飞的决定叹服不已两辆车驶进了新安公安局院内,梁少飞简单与门卫的保安交代了几句,便带领大家走出公安局大院,来到路旁,向驶过来的出租车招手示意商量了好几辆出租车,最后定下三辆,每辆车以一天500远的价格租下来,并定下如有损毁,照价赔偿的口头约定司机们看过梁少飞他们的警官证后,放下心来把出租车交到他们的手中,怏怏离开

  “从现在起,我们可以把开机,但限制在我们中间和李兆恒、徐光伟之间通话,其他人打来拒接就是”梁少飞对大伙说

  “没问题”史春雨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我还和明秋、警花一车,春雨和俊伟一车,薛江和东仁一车分开行动,保持联系,有情况要立即通报情况,不得拖延记住,侯军有辆尼桑大吉普车,米色的,车牌照号是:新XN—67999发现这辆车后要立即告诉给各位,并紧紧盯住他,千万不能松懈”梁少飞向大伙部署任务说

  “能不能把牌照摘下来,或是换成别的牌照”史春雨问梁少飞

  “有这种可能,不过米色尼桑大吉普在新安,甚至这一带,也就侯军有着一辆走山路必须得用越野车,要不侯军还有一辆本墨绿色田轿车,远处看就是黑色,仔细看才能看出是墨绿色车牌照号是:新X—66888这种颜色的车辆也不多,特征都很明显不过用它跑山路,可能性不大,不过大家也不要放过这辆本田”梁少飞详细地说道

  “好”大伙坚定地回答随后上车了出租车,向各自的指定方向驶去

  此时的矫九经与侯军、张林他们,东躲西藏,急急如丧家之犬,身上携带的枪支早已上膛,随时都可以开枪,与追捕之人进行对抗在山洞里找到的大量毒品,无法都用自己和侯军的车后备箱全部装上,还要遗留很多,看着都很心疼更何况还有不少财物,也无法带走就是为了找到这些东西才延误至今,没能及时离开新安乡

  矫九经深深为自己的贪财而后悔,这要是因为这个而耽误行程,被抓获,性命是绝对保不住了,因为他和侯军残忍地给曾志隆灌下了大量的麻古,曾志隆肯定是性命没了不用说自己有人命在身,就这贩卖这些大量毒品,也是死罪难逃

  “我们怎么能离开新安”矫九经问侯军

  “往新安县恐怕是行不通了,我看不如一直向北,到新安临县新乡,不行就他妈越过边境,咱们上老毛子地界,挂老毛子娘们去”侯军心烦意乱地说

  “老毛子也不把握,还是到南方大森林里去保险点儿”矫九经反对说

  “往南的路已经被警察堵满了,出不去啊”侯军急切地说

  “咱们往北去,从新乡出来再往南去”矫九经说

  “北面也有兄弟报告说,发现了不少警察和武警”侯军忧心忡忡地说

  “那咱们也不能在这坐以待毙呀”矫九经恨恨地说

  “目前经过弟兄们传来的消息,新安县成内还很消停,出城的路都被堵死了”侯军说

  “那咱们就往新安县城里去躲躲”矫九经说

  “我看行,刚才有兄弟回话说,新城的大批警察已经到了新安乡,现在已经挨家挨户进行搜查,我们要是不赶快走,很快就得被翻出来”侯军气馁地说

  “这是他妈是地毯式搜索,赶蛇出洞啊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往新安县城去,能躲避一时是一时吧”矫九经决定说

  “也只能这样了,实在躲不过,大不了拼他个鱼死破”侯军咬着牙说

  “能装的装上车,不能装的扔掉”矫九经命令说

  “放你车上一部分,剩下的就不多了”侯军说

  “我的车不能开了,目标太大,只开你的车了”矫九经说

  “那可就扔得东西多了,太可惜了”侯军不舍地说

  “挑贵重的装车,差一些的埋了要是真的能逃过这一劫,以后咱们再回来挖出来,不还是钱吗”矫九经说

  “有道理,扔了白瞎,埋了对”侯军赞同地说

  几个人动手在山根下隐蔽处挖了个深洞,将带不走的东西放进去,然后埋上,再伪装好

  “把我的车开到山坡上,然后推进山谷里”矫九经对侯军和张林说

  “这不白瞎了吗”张林嘟囔说

  “白瞎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再说了,这车也不是我个人的”矫九经瞪视着张林说

  “不只是白瞎,也是你败家”张林见矫九经瞪视自己,打心底不舒服,瞪起眼睛咬着牙对矫九经说道

  “你这是要造反哪”矫九经寸步不让,逼近一步吼道

  “别别别,咱们都是哥们儿,不要伤了和气吗”侯军急忙横在两人中间,解劝说

  “别说你现在不是什么局长了,就是局长,也不得靠我们兄弟给你卖命才有的今天吗”张林仍然不依不饶

  “是你们卖命,可没有我给你们开通门路,打场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们他妈怎么干这么大再说,我啥时候少了你们的了”矫九经也是不依不饶地对张林吼道

  “好了,好了矫局,咱就少说两句吧,都到啥时候了,还要窝里反啊”侯军恳求地对矫九经说

  “好了,我不跟你斤斤计较我们他妈的有命赚钱,到头来还得看你他妈的有没有命享受了”矫九经叹口气说

  张林见矫九经不再与自己计较,也就蔫退在一旁

  侯军把矫九经开来的凌志4700开到山坡边缘,三个人一起用力,将这台越野车推下山谷然后,上了侯军的尼桑大吉普,匆匆地向新安县进发

  矫九经他们前脚离开,衡璐一他们后脚就到了,进了山洞,看见物品一片狼藉,急忙四处搜查山前山后,转了半晌,一无所获便又回到新安派出所,等待着大队搜查人员的搜查结果心急时候等待,时间是漫长的,等的你心急如焚,真的有焦躁不安,心烦意乱,坐立不宁的感觉心里越是急躁,就会越感到心里越烦躁,思绪凌乱,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而且是越捋越乱

  衡璐一、常钢、唐云塔和柯荣义目前就是这种心境,而且说起话来满嘴火药味,动不动就会吵起来新城县的三大人物,在本地都是举足轻重的按理说,常钢、唐云塔要比衡璐一职务要高,但是衡璐一的影响力,已经超过常钢,更是远远超出唐云塔他们不只是名声在外,而且位置也是极为重要的柯荣义虽然无论是个人影响力和地位,远远比不上三人,但在新城县也不是可以小觑的虽然在官场上差距很大,但在社会上却远远超出了三人不论是在商场或是地痞流氓之中,其影响力是不可估量的别看只是一位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却比一般的局局长的影响力要大得多

  四人遇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就会互相顶撞,分不出谁的官大官小,职位高低了意见一旦统一后,就又开始互相吹捧

  梁少飞吩咐薛江他们看住新安乡通往新安县必经之路后,自己驾车与杜明秋、甄馨任美来到当初杜明秋被困住的危楼,疏散了在这里栖息的叫花子们然后找个视线良好,隐蔽性又强的地方等待着矫九经他们的出现

  矫九经、侯军和张林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看谁都像是便衣警察已经上了膛的枪械,就放在手边,随时都可以立即开枪射向目标尼桑大吉普来到新安城边,矫九经命令侯军停下车来,向车窗外仔细观察了一阵,问侯军:“新安的兄弟有没有消息”

  “只是说出城的各个路口都有警察把守,城里还看不到警察”侯军回答说

  “你下去,打车往街里和出城路口去看看有没有可疑情况”矫九经命令张林说

  “你咋不去呢”张林反唇相问道

  “你他妈的通不通点儿情理啊周边警察有几个不认识我矫九经的,你想现在就死啊”矫九经怒骂道

  “兄弟,别因小失大呀,行不”侯军不耐烦地对张林说

  “妈的,老子这就去行了吧”张林不满地吼道说完,打开车门就要下车

  “回来”矫九经对张林大声说,“给你墨镜戴上,把衣服领子立起来走路上要自然,被他妈像个贼似的”

  “我他妈不会装模作样,不行你去,别他妈啰哩啰嗦的行不”张林不满地说

  “不他妈想死,你就他妈别装”矫九经怒骂道

  “兄弟,给哥点面子行不”侯军瞪视着张林吼道

  “别他妈跟老子叫唤,老子这就去了行不”张林说完,“啪”地一声,将车门摔上

  “这他妈还有好吗就他妈这样,不让人抓住哪儿跑”矫九经无奈地说道

  “兴许他妈咱们点儿高,能他妈闯出去矫局,你可别灰心啊”侯军劝解着矫九经说

  “不是我灰心,看你带出的这帮人,都他妈什么素质啊去,到后面坐着,观察观察后面动静,我来驾驶”矫九经埋怨说

  “哎,我说矫局,这你可不能怨我啊,谁他妈好素质的跟咱们干这个你要是好素质,指不定现在还在受穷呢”侯军瞪大眼睛看矫九经说道,下车到了后排座位坐下,眼睛不时地望向车窗外

  “行了,行了别他妈的拿我说事儿了,咱们他妈还是凭天由命吧”矫九经不耐烦地说

  “你当了这么多年刑侦局长,对付警察那些什么手段还不是了如指掌吗”侯军把话拉回来说

  “我懂的那些,还不如一个普通民警呢你以为当领导就什么都会呀错了现在想起了真的后悔呀”矫九经叹息着说

  “有啥后悔的”侯军不解地问

  共 489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发展到苛枪实弹的追扑阶段,问题很严重,一伙有权有势的实力集团与省刑警副队长为首的正义势力展开针锋相对的较量,不可以小视这伙邪恶势力,他们手中有实权,可以左右警察的命运,他们会以不服从领导不听从命令为由,进行千方百计的刁难,打击,诊治开出公安队伍但是,正义势力是不客栈省的,他们也u利用这伙恶势力,赶出乔九经,并切周密的安排部署好了抓扑方案,计划的周敏无缝,只等敌人上钩,激烈地战斗就在眼前期待下文精彩好文章问好健民【秋心】

  1楼文友:- 0 21:44:21 文章越来越精彩,拜读,谢谢弟弟写出这么好的小说祝福你创作愉快 秋心如水

  回复1楼文友: 08:28: 8 谢谢大姐鼓励

拉肚子的快速治疗方法
怎么测骨质疏松
幼儿佝偻病引起的O型腿
拉拉裤前后怎么区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