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北信息网 > 科技

罗浮 第七十一章 遭遇术法,血战!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1:47

罗浮 第七十一章 遭遇术法,血战!

?“居然敢对我动手,洛北,难道你以为你对上我还是稳操胜券么?”

曾一成心神感应,也不转身,双手结了个道诀,五道拇指粗细的如蛇电芒便围绕在他身周,将他的身体护住,砸到他后心的石块被瞬间绞碎,一下子爆开。但就在此时,他眼睛的余光之中,却突然看到两柄金光夺目的巨刃交替向他斩来。

“既然你要和我纠缠,我就先收拾得你退出试炼,再去天剑峰!”

曾一成身上紫芒大盛,瞬间跃出十几丈的距离,向洛北望去,眼中冒出浓厚的杀机。

“他怎么会学了术法!这么厉害!”

曾一成眼中冒出浓厚杀机时候,洛北也是心中一震。

刚刚他是瞬间反应过来这金甲神将似乎能被吸引,又看到蔺杭危急,曾一成正好又在那尊金甲神将的身后不远处,洛北便同时砸出了两块山石。

果然那尊金甲神将虽然转身一刀就斩碎了袭向它背心的山石,但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朝着曾一成斩杀过去。

但是曾一成这瞬间用出来的雷电术法,他却是从没有见过。

“洛北”

这时洛北已经身陷两尊金甲神将的夹击之中,蔺杭和采菽也是远远投来担心的目光。

“你们快走!我会来的!”

看到蔺杭和采菽似乎因为担心自己而有些停顿的身影,洛北索性把心一横,脚尖连点,在几株大树之间连续几个纵跃,又是几块山石出手,甚至把追击采菽的那尊金甲神将也引了过来。

“走!”

看着洛北骤然爆出的力量和度,又眼见无法可想,采菽也索性一咬牙,对蔺杭大叫了一声,和蔺杭头也不回的在山林之中朝着天剑峰的方向狂奔而去。

“泥菩萨过江,自身尚且难保,还想顾全别人,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了你。”

曾一成连连冷笑,身形变幻之间,手中连续捏出几个相同的法诀,几个白色的雷球在金甲神将的身周爆开,却是将四个金甲神将引得全部往洛北身周围了过去。

“引天地之威的术法,果然比拳脚气力要强横许多倍!”

看着四尊金甲神将被炸得雷光闪烁,洛北心念闪动,将全身气血催动开来,身影晃动之间,如同一条巨蟒在山林之间翻腾不息,比起当天对敌那大乌虬的度和力量,又是大了数倍,手中山石又连连出手,阻挡金甲神将的步伐,瞬间又从四尊金甲神将的合击中逃出。

“你是仗着气力悠长,金甲神将也不及你的度是么?”

洛北此时的身影,却让曾一成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当时他被洛北随手扯住衣衫,砸落在山道上的情景。

洛北一逃出四尊金甲神将的合击,心中想着蔺杭和采菽也已经逃出很远一段距离,也正想往天剑峰的方向冲去,但就在此时,一道雷光却从一侧袭来,如同鞭子一般抽在他的身上,电光闪动之间,顿时将他的半边衣衫炸得支离破碎,肌肤一大片焦黑,整个身体也被炸得麻了。

“曾一成!”

洛北瞬间就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出了一声厉喝,“你在试炼之中,屡屡挟私报复,你是不顾蜀山律例,想要被逐出山门!”

“你砸我一石块,我电你一鞭,你扯烂我的衣服,我现也炸烂你的衣服,公平的很。”曾一成冷冷的一笑,“再者这试炼之中,并没有律例,不准弟子相斗,你要吓唬,便吓唬那金甲神将”

天擎峰金铁广场山上的西侧,因为独特的云气折射,拉近了景象,所以从天擎峰到天剑峰途中,所有弟子试炼途中的情形,场上所有的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洛北和曾一成的争斗,也清晰的落在羽若尘和燕惊邪等人的眼中。

看到洛北将蔺杭和采菽身后的金甲神将都引开,居然又能逃出四个金甲神将的围杀,就连羽若尘和从来都不会对弟子稍假神色的燕惊邪,眼中都露出了几分惊异和欣赏的神色,但此时看到曾一成用雷光炸伤洛北,羽若尘的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厉芒,“胡闹!是谁授了曾一成五雷金光诀的!”燕惊邪和冰竹筠等人,脸上也都是露出了一丝微愠的神色。

“是弟子…。”身穿玄色衣衫的金蛰脸色有些苍白的上前一步,垂下了头,“代掌教师叔,是我的错,我见他已经修到了紫玄气诀的第五重,觉得此子很有机缘,就将五雷金光诀传了他。请师叔师尊责罚。”

“金蛰,你是惊神负责教导新入弟子的师长,按律有权授予法诀,免责!但以后授经,更要注意弟子品性,此子心胸狭小,若不改变,难成大器。”

羽若尘瞬间做出决断。

他在心中震怒的情况下,处事还能完全按照律例,不为瞬间情绪所动,的确是无一己私欲,非是常人。

“是否要阻止他两人相争?”宗乐瑬转过头问羽若尘。

羽若尘眼神一闪,摇了摇头,“按律,并无不准试炼途中相斗,各安机缘!”

机缘!

就和因果一样,这是连已然踏出最后一步的原天衣都未必能看得清的东西。

有些东西,有些人,冥冥之中

,或许在某个你不知道的地方等着你,但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算费尽心机,也别想得到。

否则的话,整个蜀山也不会满心虔诚守着两年一次的认剑大会,希冀着有弟子能有机缘,得到蜀山前辈的传承。

“咦?”

天瑶峰的山林之中,曾一成召出一道电鞭击中洛北之后,便料定洛北必定要退出这场试炼,但是他却看到洛北只是顿了一顿,就又立即冲出,避开了身后金甲神将飞快斩来的巨刃。

“要不是我修的是妄念天长生经,这一下我肯定就要捏碎玉牌,退出试炼了。”

“这曾一成恐怕还是会对我下手。”

洛北现在已经修到妄念天长生经的第四重,身体本身已经极为坚韧,修复能力也是极其惊人,蕴含极大生机,金色气血流转之下,身体几乎立时恢复如初,不停的往前冲出之时,双手又是连抓了几块山石在手中,眼光也是朝着曾一成扫了过去。

果然,微微的一怔之后,也同时往前冲的曾一成又捏了个道诀,一个白光雷球朝着他砸了过来。

“这是他刚刚用来砸金甲神将的法术!”

洛北知道这个雷球威力惊人,猛的力,纵身跳到身旁一株大树树干上,双脚一蹬,又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离地半丈平掠而出。

轰的一声,白光雷球在他身后那株大树上炸开,炸得木屑纷飞,老大一个窟窿,而与此同时,身在空中的洛北一抖手,将手中的两块大石捏成了一二十块碎石,铺头盖脸的朝曾一成砸去。

“噗”的一下,曾一成闪避不及,大腿上中了一颗,虽然有已达五重修为的紫玄气诀护体,还是痛彻心扉。

“你找死!”

一声厉喝顿时在山林之中炸响。“刺啦”一声,一道手臂粗细的黄色雷电狠狠的抽在了洛北的背上。

洛北闷哼了一声,只感觉一股力量在自己的背上炸开,浑身的血肉和内脏都似乎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这下看你还能抵挡!”

眼看洛北被抽打得浑身暴出电花,往前跌出,曾一成顿时出了一声冷笑。但是未等他有下一个动作,他看到往前跌出的洛北双手在地上一撑,又往前弹了出去,同时又是一二十块碎石暴雨般砸来。“噗”的一声,这次却是胸口中了一块,打得他眼前一黑,差点连凝聚起来的紫玄真气都全部打散了。

“他的术法出的雷电就直接炸在身边,我不会攻击防御术法,全靠气力,度,不是他的对手,只有等近了他身,才有胜算。”

乘着被他击中,洛北一个翻腾,跃入到了曾一成前方的密林后,剧烈的喘了两口气,又屏住了呼吸,背贴着一株大树,隐匿了起来。

洛北隐匿的这个方向,是往天剑峰的方向。

他是想着隐匿了自己的气息,曾一成以为他跑了,追过来的时候,就乘势贴近曾一成的身边,贴身肉搏!

现在洛北比起曾一成,就只有一丝度和力量上的优势。

但是让洛北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几乎就在他刚刚隐匿了气息的时候,一道雷光就直接在他的身侧闪亮,狠狠的抽到了他的身上。

这一道雷电非但抽得洛北的整个胸膛上出现了一道焦黑的伤痕,抽得他整个人如同虾米一般弓起,也抽得他身后的树干都炸裂开来。“噗”“噗”数声,数根炸裂的木条也刺进了他的身上。

“他是怎么现我的?”

锥心的痛楚让洛北的头皮都有些麻,但是他却反而更加的冷静。他的脑海中才刚浮现这样的念头,就看到两条匹练似的刀光,从上往下斩来。

“他没有现我,但是这些金甲神将却似乎可以现我这微弱的气息。”

“是这些追击的金甲神将,暴露了我的位置。”

洛北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神识一扫,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右后侧猛撞而出。

鸡西白癜风好的医院
随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保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鸡西白癜风医院
随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