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北信息网 > 科技

天才相士 第二百三十章 初遇黑巫师 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8:03

天才相士 第二百三十章 初遇黑巫师 上

客厅之中的沉寂停留了好大一会儿之后……

林白终于缓缓抬起头,轻笑道:“乔瓦弗朗西斯先生。在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不明白为什么像弗朗西斯先生您这样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才做出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

林白轻轻拍了拍尚卓才的肩膀,目光投向一边的乔瓦弗朗西斯。

乔瓦弗朗西斯的身份之前尚卓才也和林白讲过,尚家和他的生意乃是通过西西里半岛的豪门牵在一起的,而且经营的更是光明正大明面生意。当初两家一拍即合,当时就签下了协议。而今弗朗西斯突然反悔,定然事出有因。

当然用脚趾头想,都明白这绝对不会是钱财上的事情。乔瓦弗朗西斯乃是西西里半岛教父,手段通天的人物,根本就不缺钱。

那他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拒绝和尚家的合作呢?林白皱着眉头盯着乔瓦弗朗西斯,然后目光落到弗朗西斯身边的露琪娅身上。难不成是这个自称神学家的女人在其中起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

“在你们来之前,露琪娅xiǎo姐给我推算过一次运程,説我最近会因为金钱上的事情发生意外,而最近和我交易只有尚家,所以我不得不考虑停止和你们的合作!”乔瓦弗朗西斯也没有隐瞒,径直将事情的真相説了出来。

林白diǎndiǎn头,轻笑道:“不知道露琪娅xiǎo姐是通过什么手段推算出来的弗朗西斯先生会有血光之灾,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年轻人,露琪娅xiǎo姐可是在欧洲黑巫术之中最为有名的一位,你确定你想要见识一下露琪娅xiǎo姐的手段么?!”乔瓦弗朗西斯闻言一怔,觉得林白説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愚蠢到了极diǎn。

尚卓才开口道:“他是我师父,也是我们华夏相术年轻一辈之中最厉害的人,我相信绝对没有谁的手段能够比得过师父的!”

“我不想知道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这次生意上的事情我必须听从露琪娅xiǎo姐的安排,如果你们识相的话,最好现在赶快从这里离开!”乔瓦弗朗西斯眼神冷冽的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几人,冷声道。

“华夏相术?”露琪娅伸手按住要站起来赶人的乔瓦弗朗西斯,盯着林白上下扫视一遍之后,轻声道:“我可以和你比较一番,但是后果自负,你不要后悔!”

“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也从来没有后悔的习惯。”林白轻声接腔道。

露琪娅冷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着乔瓦弗朗西斯道:“给他们一个机会,我想看看华夏的相术到底有什么高明之处,会让这个年轻人这么自信!”

説着话,露琪娅站起身走到林白身前,伸手勾住林白林白的下巴,眼睛眨了眨,轻声道:“xiǎo家伙,你放心,就算你真的败在我的手上,我也不会要你的性命,最多只是在你身上稍稍施展一diǎn儿惩戒!”

这老外女人真风骚!沈xiǎo艺撇了撇嘴,被人当面调戏自己的心上人,这真是够叫人心里边发堵的!

“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带两位去我的后花园,那里地势开阔一些,你们要比试的话,也方便一些!”乔瓦弗朗西斯此时对自信满满,脸上没有一diǎn儿怯意的林白也是好奇起来。

这古堡的后花园倒是不算大,不过因为威尼斯多水的原因,这边的后花园的花草长势倒也算茂盛。在夜风的吹拂下,后花园中满是浓烈的花香。

“年轻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知难而退的话,看在你面孔的份上,我还可以原谅你!”露琪娅看着林白抿嘴轻声笑道,不过这一笑眼角的皱纹毕现,将她的年龄暴露无遗。

一边的沈xiǎo艺哪里能气的过,一撇嘴,轻笑道:“一大把年纪的人了

天才相士  第二百三十章 初遇黑巫师 上

,还在外面调戏年轻人玩,不知道还有没有diǎn儿羞耻!”

“xiǎo姑娘,你这话説的好伤人!”露琪娅对沈xiǎo艺的话丝毫不以为意,转头扫了眼林白,接着轻笑道:“我看我们的比斗对象就让这女孩儿来担当吧!看看你有没有能力保护她!”

説着话,露琪娅从身侧的一根口袋之中,取出了三根血红色的蜡烛,插在了地上。diǎn燃了蜡烛之后,从口袋之中取出了一柄尖锐的xiǎo刀,放在了蜡烛的下面,让蜡烛泪滴在了刀刃之上。

等到蜡烛泪完全覆盖了刀刃之后,露琪娅抿嘴轻轻一笑,摸出一根细细的xiǎo针,在刀刃的蜡面上开始勾画咒语,口中也更是念念有声。随着露琪娅咒语的念诵声响起,后花园原本燥热无比的气息瞬间变得阴冷下来,那些开的正娇艳的花朵甚至有了凋零的趋势。

“林白,我觉得身上好痒!”露琪娅念诵咒语的声音刚刚落下,沈xiǎo艺便转头看着林白泪眼朦胧开口道。一边説话,手一边在身上乱抓乱挠,丝毫没有了之前的文雅气息,而且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身上更是起了一条条的红斑,看上去诡异无比。

“这还只是开始!在我诅咒施展开的第一天,你会觉得浑身酸痒;等到九天之后,你会觉得浑身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割开一样痛苦难忍;如果在第十三天我还是不愿意将刀上的烛泪抹去,消解咒语的话,你就会在深夜里哀号至死!”

露琪娅看着沈xiǎo艺的模样,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笑声就如同是深夜之中的猫头鹰一般,尖锐刺耳!

“年轻人,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我不相信你们华夏相术会有解决我们伟大黑巫术的办法。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好好陪陪我的话,我让你这位朋友xiǎoxiǎo的吃diǎn苦头之后,便会消除他身上的诅咒!”露琪娅捂着嘴,看着林白娇媚笑道。

若是这话换个美貌的女子説出来,林白可能还会有些心动。但是露琪娅这么一笑,脸上的白粉却是簌簌的往下落,不光是眼角的皱纹露出来,就算是脸颊上的一些老年斑也露了出来。这相貌再配合她尖锐的嗓音,説出来这话,着实叫人恶心的紧。

“雕虫xiǎo技,也敢班门弄斧,我看你真是不知道死活!”林白摇了摇头,如同望着死人一般看着露琪娅轻笑道。

露琪娅这手段虽然和华夏相师们施展的手段截然不同,但是在林白打开天眼之后,却是将这手段的内在看了个清清楚楚。其实这手段説白了就是借助那几根掺杂了血液的蜡烛召唤出阴煞之气,然后借助独特的转接咒语,将阴煞之气过渡到沈xiǎo艺身上罢了。

“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露琪娅听到林白这话,冷冷一哼,从口袋之中掏出一把白色的鸡骨,扔在地上,然后抬脚踩碎,伸手抓起地上的鸡骨粉朝着天空一撒,指着林白厉声道:“骨粉挥洒,寸草不生。我的黑暗奴隶,听从召唤从地狱深渊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刚才露琪娅贪恋林白英俊的外貌,不舍得对他出手,但是听到林白不知死活的对她冷嘲热讽,露琪娅也狠下心来,想要给林白一个教训,也让他明白自己的厉害,等会儿输了之后,在床上乖乖听自己的摆布!

“妈的,这女人真够狠的,一出手就是大招!”林白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他和露琪娅的距离大概只有三四米左右,在露琪娅的声音落下之后,他便觉得有一阵阴冷的寒意突然从背后出现,想要侵袭进自己的身体。

单纯説到手段,这露琪娅的手段还真算是够厉害的,一伸手便能勾动阴煞之气。如果是寻常的江湖相师撞到她手里,定然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但是林白是谁!又哪里会吃她这一套。双手掐成一个微妙的弧度,嘴角翘起,对那席卷而来的阴煞丝毫没有惧意。

“林白!”

“师父!”

林白不着急,一边的沈xiǎo艺和尚卓才却是急了。从他们那角度看去,林白是一diǎn儿动作没做。而且神情呆呆怔怔,如同是被那老巫婆给控制了一般。

“雕虫xiǎo技,何足挂齿!”林白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单手挥动,捏成莲花祛煞印诀,挥动了几下之后,花园之中的阴寒之意顿时消散,花园中那些渐渐要枯萎的花也停止了颓势,而且有的甚至开始缓慢恢复起来。

好容易逮到一个黑巫师,林白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试炼机会,口中咒语默念几声之后。脑海之中的先天洛书滴溜溜便转动起来,将沈xiǎo艺身上的阴煞之气尽皆吸收,而且更是朝着露琪娅反扑了过去。

“你……你这是什么手段?!”

露琪娅之前施展的手段,不过是相对林白起些惩戒,让他在自己的地盘上不要太嚣张。但却是没想到,林白根本没怎么准备,就将她的手段给破解掉。这一diǎn儿,实在是太出乎露琪娅的意料了。

滨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晋中治疗妇科方法
铜陵白斑疯医院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预约电话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