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北信息网 > 时尚

江湖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23:14:49

(一)  苏方走入铁龙会总坛的铁龙厅的厅门,就看到了坐在铁龙椅上的铁龙会大当家路天风。    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当年叱咤风云、豪情万千的大当家很明显地苍老了——他的鬓边,新添了不少白发,额头上的皱纹也更深了。那曾经顶风担雨的宽厚的双肩竟微微地有点委琐着。    苏风心底一酸:大当家太累了啊。铁龙会十三个分坛,全会上上下下近四万人,每日里有多少大事、小事、琐事、杂事要处理啊!而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大当家那双铁打的双肩上,这十多年来,就算真的是有一付铁肩,也要被压变形了啊。    “阿方,你回来啦!?”路天风浑厚的声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着。    “是,大当家。”苏方恭敬地抱拳施礼。    “坐,坐吧,一路辛苦了。”路天风很随便地挥了挥手道,他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    “大当家,您这次紧急招我回来有什么要事吗?苏方必赴汤蹈火、再所不辞!请大当家吩咐。”苏方再次抱拳为礼道。    “坐嘛,坐下说,呵呵。”路天风和蔼地一笑道。    “是。”苏方走到左边的椅子上,恭恭敬敬地坐了下来。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对面那张空空荡荡的椅子上。    那是内五坛总管楚飞扬的座位。    以往,每次总坛大会,楚飞扬总是坐在身为外八坛总管的苏方的对面。两人一内一外,是铁龙会的两大擎天柱,也是路天风的左膀右臂。平时,总坛内的一切事务都应该是楚飞扬打理的;外面的事,才是苏方主持。但是,此次大当家十万火急地将远在江浙分坛处理会务的苏方调回洛阳总坛,而本应在总坛内的总管楚飞扬却并没有露面。会不会是有什么变故呢?      苏方心底沉甸甸的。    毕竟,他和楚飞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当年,十五岁的苏方,被大当家从那肮脏的街边小巷里领到铁龙会总坛;那时,楚飞扬也刚刚才十七岁;还有很多年龄相仿佛、流落江湖的孤儿、少年,被大当家收养了。大当家费尽苦心地培养着这些孩子们,让他们在腥风血雨的江湖中扬名、立万,搏出一片天空。    当年的很多伙伴有的已经在江湖纷争中失去了性命,有的残废了,还有的做了分坛的坛主。只有苏方和楚飞扬卓然出众,十年后,就分别做上了内外总管的高位。一转眼,五年又过去了。如今,铁龙会已经在江湖中屹立不倒,却难道………。    苏方不敢再想下去了。        “在想飞扬?”大当家那和蔼的声在苏方耳边响起。    “哦,是的。”苏方收回浮动的思绪,垂头答道。    “飞扬有事要办,前天离开的总坛,大概过七、八天就该回来了吧。”大当家的声音很平静,双眼中含着了然的笑意。    苏方松了口气。楚飞扬没事就好。毕竟,两人是从小到大的生死兄弟,一起在铁龙会里,在诡蜮的江湖里挣扎着出人头地,他绝不希望会有一天要和这个肝胆相照的兄弟生死相搏。    苏方略带尴尬地一笑道:“还是大当家了解我。”    “呵呵,当然啊,从小看着你们长大的嘛。”路天风慈父般笑了。    看着大当家慈祥的微笑,苏方紧绷着的心弦也放松了下来。        使女们送上新泡的雪顶茶,路天风端起茶,轻啜了一口,忽然若有所思地问:“阿方,外八坛最近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嘛?”    苏方微微一怔,心中迅速搜索着所有自己掌握的资料和线索,没有马上回答。    “阿方,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人老了,有时候就罗嗦一点了。”路天风又温和地笑了。    苏方搜索过所有自己脑海中掌握的信息后,肯定地摇了摇头:“大当家,外八坛绝对没什么问题。我保证!”然后,他望着路天风笑了:“大当家,您怎么提起老字来了?在我眼中,您永远是那个纵横江湖的铁骨苍龙,永远是当年从垃圾堆里把我捡回来的父亲、师傅。”    “呵呵,老喽,苍龙也是会老的。”路天风的眼神遥远而落寞。    苏方无语。        有时候,年老的人总是会有很多回忆的,回忆快马轻裘的少年时,回忆快意恩仇的江湖事。所以,他默默地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无语地等候着,等着大当家的告诉他为什么大老远的调他回来。他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会是很重要的原因。    路天风忽然惊觉地收回眼神,面带歉意地一笑:“人老了,有时候总会走神,哎,是该到你们年轻人做主的时候了。”    苏方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其实,近来,会中的兄弟们经常私下里嘀咕:大当家老了,有时候犯糊涂,竟然娶了个二十多岁的风尘女子做续弦,而且对那个烟行视媚的骚娘们言听计从的,再也没有当年那满腔热血和天纵豪情的雄风了;对一些老兄弟也不似当年那般亲热了。最可气的是那娘们儿竟然在大当家的耳边吹枕头风,把一些坛口的副手都安排上了她的人!这不明摆着是要夺权了吗?为了大家着想,铁龙会的大当家该换换人了。    这些话,苏风都听在耳里,闷在心里。是啊,自从大当家的两年前娶了那个叫浓浓的女人后,是有了很大变化。但是,大当家就是大当家,是铁龙会的老大!他苏方不允许任何人夺铁龙会的权,夺大当家的权。因为,铁龙会是大当家和无数热血兄弟用生命和鲜血支撑起来的。所以,他私下里在外八坛将那个女人安排来的副手安排到江湖撕杀的最前线,不着痕迹地让敌对势力消灭了这些潜在的隐患。虽然苏风相信自己做的这些手脚绝对不会被人看出来,但是,当他听到大当家的话的时候,心里还是震动了一下,竟然不由自主地有些紧张。    他的紧张并不是因为害怕大当家知道他做了什么,而是紧张大当家为什么对他说这些话。要知道,现在会中有资格取代大当家的人只有他和楚飞扬。虽然他并没有和楚飞扬争夺大当家的位置的想法,但是外八坛的兄弟们却都拥护他。所以,他的潜意识里,是并非没有那一点点的梦想的。也所以,在大当家发出感慨的时候,他的内心震荡了一下。    他压下内心的震荡,无语地等着大当家继续说下去。有时候,无语的等待,是最好的回答。        果然,路天风接着说了下去:“阿方啊,现在在会里你和飞扬是做的最好的,也都很受兄弟们的拥护和爱戴,连当年那些跟着我打天下的老弟兄们都觉得你们两个不分轩轾,都是可以接替我的人选。”    “不!大当家!”苏风坚定地打断了路天风的话头:“不,不要这么说,您还没老!您还可以带着我们纵横江湖,铁龙会不能没有了铁骨苍龙!兄弟们不能没有大当家!我也不能没有您,我的师傅,父亲!”他的声音有些高亢。    路天风笑了,他摇了摇头:“阿方啊,我今年六十多了,我真的老了。铁龙会需要年轻人来带领了,我当年创立铁龙会的时候也不过才三十多岁而已啊。”    “大当家!……”苏方刚要再说话,路天风冲着他摆了摆手:“阿方,你不要说了,我现在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来办!”就在这一刹那间,路天风双眼中精光四射,不再象是一个落寞的老人了,他又变成当年那个铁掌翻飞,叱咤江湖的铁骨苍龙。    也是在这一刹那,苏方感觉到坐在铁龙椅上的大当家恢复了当年雄风凛凛的神采。他的心中有着瞬间的激昂:“大当家,您尽管吩咐,阿方定当不负所托!”    路天风手抚短苒,深深地靠进铁龙椅里。    苏方知道,每到大当家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就表明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无可更改的决定。    “阿方,去杀了浓浓!”路天风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将苏方震得呆在那里。他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大当家说错了,他怔怔地望坐在那里的大当家,半晌不语。    路天风微微一笑:“阿方,你怎么了?是没听清楚还是以为听错了?”    “这个……,大当家,您,您要杀,杀浓浓?”苏方期期艾艾地道。    “对,杀浓浓!”路天风冷冷地道。    “为什么?”苏方脱口问道。    路天风“哈哈”大笑道:“阿方,虽然我老了,但是铁骨苍龙还是铁骨苍龙,并没有变成软骨泥鳅。哼,血骑帮想玩美人计,还瞒不过我的老眼!”    “您是说……”苏方似有所悟地道。        血骑帮是江湖上可以与铁龙会相抗衡的一个大帮派。三年前,苏方曾经带着外八坛的兄弟们与血骑帮连场大战,让血骑帮铩羽而归。        “对,浓浓是血骑帮派来的卧底,血骑帮的帮主战凌海想通过浓浓控制我,进而控制铁龙会。哈,他想的倒是很美的,可惜,我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开始的时候,我放手让这娘们玩,等我摸清楚她的底细,安排好人马,哼哼,你知道飞扬做什么去了吗?哈哈哈哈……”说着,路天风仰天大笑了起来。    苏方心中一阵激动,大当家毕竟还是那个大当家。猛然,他想到,以大当家的武功,杀了那个骚娘们还不是轻而易举?为什么要大老远的调他回来做这件事呢?    路天风止住笑声,望了一眼沉思中的苏方,了然地道:“阿方,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我大老远的调你回来杀这个娘们呢?”    苏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路天风长叹了一声:“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我老了——有时候,我竟不忍心向和我同床共枕的女人下手了。”他顿了顿,接着道:“其实,浓浓的武功也非同小可;虽然她装成一副不会武功的样子,但是,到了床上,一弄起来,她内力的深浅我岂能不知?嘿嘿,有时候,女人总是小看男人,总以为男人在胡天胡帝的时候会忘乎所以。哈哈哈哈……”说着,路天风又大笑起来。    “大当家毕竟是大当家!呵呵。”苏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当说到某一方面的事情的时候,所有男人都是一样的。    “阿方,你可千万别小看浓浓这个娘们。会中除了你和飞扬外,能是她对手的人还真不多。如果飞扬出手,消息传出去,血骑帮将会察觉到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会有所准备的。所以,我先将飞扬调出去,暗地里做好对付血骑帮的准备,再把你调回来,让血骑帮的人以为我要通过你的外八坛发动进攻。呵呵,其实,现在,飞扬已经应该动手了。在时间上,血骑帮算错一步,将全军覆没!哈哈哈哈!”路天风又大笑了起来。    “大当家不愧是大当家!”苏方由衷地叹到。    路天风笑声一停,正色道:“阿方,现在你去,把那个娘们的头给我拿来!”    “是,大当家。”苏方长身而起,恭恭敬敬地向路天风施了一礼,转身而去。    路天风望着苏方挺拔的背影,眼中有一丝莫明的笑意闪过。        烟云楼。夜。    月色迷蒙。    楼上窗内那团橘黄色的灯光温馨而明亮。        或者,每个喋血江湖的人,内心中,都在渴望着有这样一团灯光,照亮疲惫的归途吧?苏方在心底叹息了一声。谁能想到,今晚,这团温馨的灯光下,将会血溅罗帐呢?    他一飘身,穿窗而入,闪电般向那个坐在灯下的女人出手。    一道剑光,灿烂而耀眼的剑光爆起。        苏风用的兵器是夺命环,但是,在室内爆起的却是剑光。    剑在一个女人手里。    一个娇媚迷人,风情万种的女人。    浓浓!        刹那间,环剑交击,连串炸响。    “你要杀我,是吗?”浓浓在百忙中犹含笑而问,她的笑容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    “哼。”苏方冷哼一声,双环一错,已锁住浓浓的长剑。    浓浓“咯咯”一笑,纤腰如水蛇般扭了几扭,剑随身转,长剑竟然脱出双环的锁扣:“阿方,你真的要杀我吗?你杀得了吗?”浓浓甜腻腻的声音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讥诮。    在浓浓那腻得粘人的声音里,苏方突然间冒出一身冷汗。他竟然有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那是在多年的江湖撕杀中使他无数次逃过大劫的直觉:危险!绝对的危险正在逼近。现在,他只能在完成大当家交代的任务和听从自己的直觉逃跑这两个选择中挑选一个。    就在他稍微一犹豫的瞬间,浓浓突然放声大叫起来:“杀人啊!有人要杀人啊!!”她那凄厉尖锐的叫喊声远远地传了出去。    苏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放声大叫。他根本没以为这个女人在他出手后会有大叫的机会,也觉得这个女人既然显露了武功,就不敢放声大叫。但是,她叫了,而且就是在两个人动手的时候大叫了起来。    苏方感觉头皮都发麻了,那种危险感更紧迫了。苏方下了一个决心:走!    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走!        衣诀破空声在楼外响起。    苏方的心无由地一沉。    就在这时,浓浓忽然诡异地一笑,剑光连闪,缠住苏方,另一只手竟然撕开了穿在她那性感的胴体上的那层薄薄的纱衣,露出半截微微坟起的酥胸。        “谁人如此大胆?!”一声大喝在窗外响起,随之,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窗而入。正是大当家路天风,他的身后,几道身影相继而来。    “大当家!”苏方松了口气,双环一振,磕开浓浓的长剑,向路天风迎去。   共 1910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孕妇癫痫患者日常生活的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