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北信息网 > 美食

菊韻馬君微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2:37

  初夏,阳光灿烂

  折过楼梯,四楼南走廊头的第一间大屋是组织部早上,上班来的十几个干部围在组织部门前看热闹,组织部的门上被人贴了大字报其实,不算大,半张人民大的一张粗糙的宣纸而已,纸背透过门的玻璃,洇着早晨的阳光,墨色显得更浓更黑:“你懂文学吗你懂历史吗你懂物理吗你懂化学吗你凭什么当组织部长……”一串的问号,排列得夸张显得那么滑稽,字形还算隽秀落款“马嘶原”

  人们嗤嗤地笑……组织部王部长黑着脸走上了楼,应该已经有人告诉他了,围观的人让出一条道,部长腆着肚子,西服革履,夹着公文包,矮胖如墩“部长早”,人们七嘴八舌问候着他无视献媚的人群从腰里摸出钥匙,开门,哐当一声,门甩上了……这时,人群中办公室张副主任,挥手对大家说散了吧散了吧,有什么好看的

  大字报被赶来的组织部的小吴揭了下来,门玻璃上留下一绺黄色的宣纸和几坨浆糊的印迹……似乎该发生些什么,却没有,似乎,余兴未了,人们怏怏地散去

  我知道,这是我们科马君马嘶原写的并一定是他贴的,不用问,他办公桌上上下下一堆一滩的练笔写废的报纸上的笔画就是证明,何况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呢

  马嘶原,文革前最后一批一个名校的大学生,因病辍了学,后来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从我们系统基层一个粮库调入局机关马嘶原有病经常嘴里磨磨叽叽自言自语,你又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科里的小孙那小女子悄悄对我说她怕只有我不嘲笑他,马君对我说雷科长不是个好人,郭干事不是个好人,你是个好人

  马嘶原长了一副马脸还很长呵呵笑,口水会顺着嘴角流下据说,大学时恋爱被女生甩了,脑子落下了毛病……时不时脖腔会扭一下,嘴一歪斜,头一偏然后很吃力地抻着向上一仰,一顿,又很快舒缓出一张很平静的马脸大家习惯了,也不觉得怎样,只是人邋遢,早起他似乎从不洗脸,眼角总有眼屎

  我们科是宣传科,属政工处,当时,紧赶上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很忙在科里马嘶原没有明确分工,入了年,科长派他收缴文革的像章,上级的安排文发了,会也开了,都小半年过去了,并没有见马君跑过基层厂库后来,过了秋,一次癫痫发作,马嘶原住进了疗养院,像章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他办公桌旁的箩筐里还只是机关几个科室自觉交来的那几十枚,大大小小的静静地在筐底散落着

  大字报贴在组织部的门上是马嘶原从疗养院回来之后的事马君的又一次恋爱,却被组织部搅黄了他快四十了

  他是病人,她是护士

  “唉,老弟,呵呵……呵呵……她看上我了……你说,我该不该给她送点什么,送什么好呢”中间,马君从疗养院跑了回来,找我说,幸福写满了马脸我呵呵一笑,说:“爱人赠我双燕图,回她什么:冰糖葫芦”不厚道的我倒想起鲁迅的打油诗《失恋》,拿来打趣他

  那天,我还没有下班,他打给我,让我晚上去他宿舍吃炖羊肉:“老爹从陕北老家给我捎来了半只羊……很肥的”马嘶原请我吃饭太稀罕了已经腊月天,风冷,羊肉有很大的诱惑,我毫不犹豫答应了冬天,黑得早,下班时天已擦黑,我往大衣兜里揣了一瓶老酒,就去了

  马君住单身职工宿舍,二楼,暗黑的走廊并不长,四五间过后,一挂破旧的棉布帘透出浓郁的煮羊肉香味,是这里……我高呼“马嘶原”“来来来,坐坐坐”马君掀起门帘

  屋里亮着,一张床,一张桌,一把椅子,一盆脏衣服蜗在床下,地当间支着个煤油炉,一个大面盆架在炉上,火焰呼呼叫着,锅里咕嘟嘟滚着一锅浊汤,大块带骨的羊肉突在汤间,抖着……昏黄的灯光下弥漫着蒸汽,马嘶原马脸堆笑,搓着双手……捂得严实的小屋一股充鼻的霉味夹杂着膻臊……我才看清,屋里真乱,剁肉的案板铺在条桌上,吃饭的锅碗还泡着,地上扔着一条血呼呼的麻袋,是装羊肉的……书刊报纸烟头酒瓶,我几乎无处放脚

  马嘶原剁了一个白萝卜扔进了锅里

  “她开始叫我马师,后来叫我哥……”

  “她值不值班总来找我……我给她看我写的诗”

  “她说她很喜欢我的诗,尤其是那句,我是一匹流浪在都市里的马……给你念过的,你还记得吗”

  我似乎有些印象,在科里,他常迟到,一上班,找我们说他昨夜如何痛苦如何失眠如何写了诗,然后,朗诵:“哦——,马……”

  马君搅着锅

  “一天,她突然问我,你怎么没有家里人来看你”

  一铝盆热腾腾的羊肉放在了条桌上……“我告诉了她我单身她脸红了……这女娃真好看……她姓徐,叫徐丽……真好看……那屁股,滚圆得......”

  “啊真他么的苦”,我一口羊肉吐了出来,呲牙咧嘴地喊马嘶原愣了,一拍脑门:“我混球,我忘摘苦胆了”我抓了一把盐扔进锅里,锅里的汤仍在咕嘟着……

  后来,桌上杯杯盏盏汤汤水水一堆啃过的骨头一片劫后的狼藉夜深了,一瓶酒见了底,我和马君都喝高了……马嘶原憋尿了,爬上条桌,推开窗户,站直了,撅起,冲着楼下……楼后是一条不走人的通道,通道边是这楼的围墙

  夜,飘起了零零星星的雪花

  后来,听说那姓徐叫徐丽的妹妹,跑到城里找到我们局找了组织部,或是私下来调查马君也未知不知组织部给徐丽谈了些什么马君,又一次失恋了

  再后来,秋十月,机构改革局里精简人员,马嘶原下放到了基层一个粮库我就再没有了马嘶原的消息有人说他病重了,回了陕北老家……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时常,闲郁时,我不由得想起马君:常年一身中式套衫,围条围巾,上班来,腋下一卷报纸,五四知识分子的做派,却胡子拉擦头发凌乱得不修边幅,给人脏兮兮的感觉

  他有一个妹妹,马君下放那年,她在古城上大学

  共 21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马君是那个特殊时代缩影,既有着文人的清高,又有点小市民的俗气;他是那种恃才傲物之人,经历了但却不圆滑;没有处理好与同事朋友之间关系,性格有点扭曲的马君,让人有点可怜可叹;但他却不是阿Q那样人,有些伤逝中男主人公那样愤世嫉俗,却又无法摒弃这生活不经意的回忆,故人又再走近他也渴望爱与被爱,但生活却给了另一种答案也许不完美,然而值得深思推荐欣赏【枫魂帝星】

  1楼文友:- 1 05:59: 我记得我们村就似乎有这样一个类型的人,有文化,大学,赶上文化大革命,恋爱时候受了点刺激,嘴巴一天到晚叨叨咕咕不知道说着什么,我父亲曾经说他是在背书,未曾考究,不过这个人心地很善良,他手很巧,会修理家电,村子里谁家家电坏了,他都会给修好,你只需给他买零件的钱就可以,他从不要工钱

  回复1楼文友:- 1 1 : 7:5 问朋友好马君似乎如 多乎哉?不多也 的孔乙己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

  2楼文友:- 1 08:50:57 记流年静好,嗟人生如梦,意气聊发少年狂,磋砣了岁月,今试问,君可安好^_^^_^拜读欣赏,学习问好猿人大哥,夏安

  回复2楼文友:- 1 1 : 8:42 问玉之老弟好谢谢留言

  楼文友:- 1 09:44:19 读了两遍,好生心疼,但又说不出原因

  拜读老师佳作,向老师学习

  回复 楼文友:- 1 1 :40:12 社会这类被边缘化的人很多,他们没有爱情没有能力没有机会问候,老乡

  4楼文友:- 1 15:08: 2 是的,天天说提倡什么狗屁公平,谁又多分过一点关爱给这类人实际上他们真的需要

  5楼文友: 11:21:00 读着读着似乎想起了很多熟悉的人和事,孔乙己,村里的二头, 欣赏学习!

  回复5楼文友: 11: 8:46 谢谢,采菊东篱下,朋友

  6楼文友: 07:1 :14 不错的一篇故事,让人想起了那个年代那些人那些故事 我给你加精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6楼文友: 10: 0: 6 谢叶社捧场其实,有阅读有分享,就有快乐精不精的没那么重要

快速心律失常治疗方法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效果
维生素D滴剂的保存方法
吃什么最健康减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